信息资讯

产权资讯
国务院印发实施方案 央企公司制改制进入“最后一公里”
发布时间:2017-08-16 浏览:16次

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印发的《中央企业公司制改制工作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提出,2017年底前,国务院国资委监管的中央企业(不含中央金融、文化企业),要全部改制为公司制企业。

国务院国资委企业改革局局长白英姿表示,公司制改制是实现政企分开、政资分开的重要形式。完成公司制改制,对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建立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转换国有企业经营机制具有重要意义。

改制“时间表”划定

《方案》提出了中央企业公司制改制具体目标,明确了相关支持政策,并对规范推进改制工作提出有关要求。

具体到实际,中央企业集团层面改制为国有独资公司,由国务院授权履行出资人职责的机构批准;改制为股权多元化企业,由履行出资人职责的机构报国务院同意后批准。改成国有独资公司或国有及国有控股企业全资子公司的,可以上一年度经审计的净资产值作为确定注册资本的依据。改制为股权多元化企业,要按照有关规定履行清产核资、财务审计、资产评估、进场交易等各项程序,并以资产评估值作为认缴出资的依据。

与此同时,国资委还明确了下半年央企公司制改制的具体时间表。改制的央企集团需在9月底之前将改制方案报国资委批准、子企业由中央企业审批,并在获批后尽快办理工商手续,央企母公司和子公司的转制工作将同步进行,确保11月份之前完成。

“央企的公司制改制,完成工商登记只是最基本的要求。”白英姿表示,推进公司制改制的根本目的是为了使国有企业成为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现代企业制度要求的独立市场主体,核心内容是转换体制机制,而不仅仅是企业组织形式的简单变更。

“各中央企业要以公司制改制为契机,建立董事会等有效制衡、协调运转的治理结构。”白英姿称,同时还要建立市场化的经营机制,深化劳动人事分配制度改革,形成管理人员能上能下、员工能进能出、收入能增能减的市场化选人用人机制。

改制成本高

成最大“掣肘”

近年来,国资委一直在积极推进国有企业公司制改革,企业的经营管理水平也得到了极大的提升。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国资委监管的中央企业各级子企业公司制改制面超过92%。

然而,由于过程复杂、利益多元等原因,改制工作的进度仍较为缓慢。据了解,目前101户中央企业中,仍有69户集团公司为全民所有制企业;近5万户中央企业子企业中,仍有约3200户为全民所有制企业。 

对此,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副研究员周丽莎在接受《中国企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央企公司制改制的最大难点主要在于改制成本。“国有企业公司制改革过程中,在《企业法》规制下很多资产原本是不计入成本的,而在《公司法》规制下,这些资产将列入成本计算范围。”

例如,在土地使用方面以及资产处置方面的经济成本上,公司制改革过程中资产评估将会产生大量的税费及瑕疵资产问题。周丽莎指出,根据相关文件规定,企业在改制过程中资产评估产生的增值部分要缴纳一定的税费,且部分应纳入改制范围的房屋、土地等资产由于年代久远导致权属不清、手续不完整等问题,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国有企业改制的顺利进行。

周丽莎称,按照法律规定,企业必须依法办理国有土地出让等有偿使用手续后,才能将其取得的划拨土地转为企业的法人财产,依法进行转让、出租等处置。由于国有企业属于不同层级的政府,地方政府与中央政府对企业已取得的国有划拨土地使用权采取不同的有偿处置方式,将对改制企业成本产生较大影响。

专家称改制

还需漫长过程

国务院国资委副秘书长彭华岗表示,此次出台《方案》,目的是解决改制面临的困难和问题,深入推进国有企业公司制改制工作。

因此,《方案》在划拨土地处置、税收优惠支持、工商变更登记、资质资格承继等方面都提出了优惠措施 ,为央企改制的顺利推进提供了有力支持。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关于改制的优惠政策,财政部也已出台了一系列的政策,其中明确提出如果改为国有独资有限责任公司,不更改土地的划拨性质。

“央企公司制改制过程中一定还会有不少具体的问题和特殊情况,目前国资委和央企都在积极推进,有信心按照方案完成改制工作。”彭华岗称。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副教授姜朋在接受《中国企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年底前基本完成国有企业公司制改革的可能性颇为乐观,但是却仍不无担心。“形式上完成公司制改制是容易的,但是纵观尚未改制的部分企业,基本都是国资委监管的一级企业集团,或是被兼并重组后的二级、三级企业,资产规模大、业务范围宽、地域分布广,清产核资、资产评估的工作量会非常大,问题也很复杂。加之这些尚未改制的企业都是老国企,历史遗留下来的土地、债权债务、人员安置等纠纷或问题非常多,要在短时间内有效解决好非常不容易,可能还需要漫长的过程。”

公司制改革已经成为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迫切需要。姜朋称,下一步,围绕现代企业制度以及法人治理结构,国企改革将会在混合所有制、资产证券化、董事会建设、探索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等方面有所侧重。